聚点小说网 > 耽美爽文 > 青越观 > 229、二二九

青越观 229、二二九

  

方善水明明只是平常在走路, 却走得很快,李涵和那几个偷偷跟在后面的外国青年, 一开始大跨步还能跟上,出了机场后, 却只能靠跑才勉强没被落下。

几个国外青年看起来像是刚旅游回来的背包客,体力倒是比李涵好了很多,刚刚在飞机上听到方善水和李涵的谈话,立刻就被钓起了好奇心。

本来想跟着方善水两人,看看他们是骗子还是真能看到鬼,如今越跟越是惊奇,仿佛被猫挠般地心痒起来, 一边快步追着, 一边忍不住跟同伴说起悄悄话来。

“哦上帝,那两个中国人,看来真不是普通人,也许他们会中国功夫。”

“什么中国功夫, 他们明明是中国的巫师, 你没听到他们在飞机上说得话吗?他们提到了鬼魂!而且他似乎不把那些鬼魂放在眼里,他如果不是特别的自大,那就是真的厉害的人物。”

“跟上跟上,这么有趣的事,不能错过!”

江同济的两个徒弟,正藏在树林边缘看着师父去出阴差的肉身。

两人看到方善水几人前前后后的跑进树林,都是愣了一下, 尤其是方善水,两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感应到方善水是个修道之人,修为怕还不低,方善水身上那股诡异的危险气息,远远的就能让他们感觉到惊人的压力,跟他们师父江同济比也不遑多让,不,可能还要高一些。

正在往树林里走的方善水,察觉到旁边藏着的两人在窥探自己,侧眸扫了一眼。

江同济的两个徒弟吓得立刻一低头,缩回了树后,直到听到方善水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地离开了,才伸头去看方善水的背影。

挎着黄色布包的江晓立问师兄:“师兄,那人看起来很不一般,会不会是师父刚刚一直寻找的恶毒法师?”

拿着一个古怪旗幡的江晓直严肃地点头:“极有可能,师父还在那间,不知道会不会被他坏了事,我们得想办法提醒师父。”

两人说着,用朱砂开始在江同济的手上写了起来,希望师父接到信息后,能随机应变,却不知道,他们的师父早已经陷入了莫大的危险之中,哪还能随机应变。

……

方善水一直了走进机场外的树林之内,突然停了下来,追在方善水身后的李涵,紧赶慢赶地终于赶上了,累得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,后面的几个青年体力倒是好一些,不过看方善水他们停下,反而不太敢靠过来了,怕方善水两人将他们赶走。

方善水将刚刚在飞机上折的黄符拿出来。

李涵上气不接下气地问:“大……大师,现在,我们要怎么办?”

方善水将纸鹤拉伸开来,拖在掌心:“将你的头发拔下一根,放在纸鹤的背嵴缝隙里。”

李涵没敢迟疑,立刻硬拔了根头发下来放进方善水说的地方,之后,方善水并指在纸鹤的翅膀上一点,噗拉两声,纸鹤竟扇动着翅膀飞起来了。

几个跟在后头赶到的外国青年,见状都傻了眼:“what?小型智能飞行器?”

“上帝,那分明是一张纸!”

方善水带着李涵跟随纸鹤往前走了几步,而后,两人的身影竟像是凭空了一样,空气中只留下刚刚方善水的劝告:“你们别再跟来了,可能会有危险。”

正为了纸鹤会飞而傻眼的青年,这下被吓得跌坐在了地上。

浅灰色眼睛的男孩抱着自己的登山包瑟瑟发抖,一边抖一边爆粗口:“哦法克,消失了!你们看见了吗?这是不是什么魔术?活人怎么会消失??”

金发的男孩胆子倒是大一些,快速爬起来,到方善水他们消失的地方,左右来回的走,似乎想找到方善水他们消失前留下的踪迹,不一会儿,他竟然像是撞对了地方,竟然也消失了,其他两人惊唿,忙跟了上去。

……

李涵没想到,和方善水一起跟着纸鹤往前走了几步,眼前的场景立刻就出现了大变,在梦中看到过很多次的白雾,忽然就漫天而出,将整个树林都蒙头盖住。

李涵瞬间觉得浑身阴冷,周围的白雾仿佛浸透了皮肤钻进毛孔深处,蓦地打了个寒颤:“大师?我们这是,都进入了梦境?难道我们是带着身体进来的?”

这可比做梦时进来要恐怖多了。

方善水点点头:“也算也不算,鬼域很少能容留生人肉身,我们的身体虽然是进入了鬼域,但又相当于正卡在人间和鬼域的夹缝中。”

李涵似懂非懂,忽然看向方善水,勐地发现方善水的肩膀上,果然是有东西,他在飞机上刚刚醒来时的惊鸿一弊,并不是错觉!

那是一个巴掌大的仿佛娃娃一样的小东西,不知怎么地,只不过多看两眼,就让李涵心中发冷,竟是比进入了鬼域还冷,这感觉恐怖极了。

李涵没等手办师父看过来,立刻收回了视线,也不敢多问。

纸鹤带着方善水和李涵走到了刚刚李书文所在的地方,地上还有李书文躺过的痕迹,只是人已经不见踪影。

李涵已经确定这就是他梦到的地方,发现不见了父亲,顿时大惊:“大师,我爸人呢!?”

说着李涵四下张望,到处都没有李书文的身影,也没有见到李书文离开的痕迹。

方善水将地上的红绳和铜钱捡了起来:“果然是出事了,不知是谁解开了我的坠魂锁。”

手办师父看了看那串铜钱,似乎觉得有趣,伸手一指,那串铜钱就从方善水手中飞了起来,飘到了它的怀里,手办师父将那串红绳铜钱哗啦抱起来掂了掂,仿佛抱着一个大号水桶似的。

李涵急死了:“大师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方善水没有说话,直接往附近异动的气流方向走去,李涵赶忙跟上。

江同济的城隍印中阴兵尽出,短时间内从恶鬼群中杀出重围,正想用城隍印往返回人间,却在返程读条的刹那间,就看到远远在天空看着他的白雾恶魔脸,在森林上裂开了嘴,恶劣地笑了。

江同济刚刚心觉不妙,下一瞬就浑身喷血,他的身体被身边不知何时凝聚的第二张白雾鬼脸咬中,城隍印也脱手而出,身边掉入了那张嘴里。

江同济大惊:“我的……”城隍印!

江同济现在元气大伤,催动不了城隍印,也无法从恶魔手中将令牌抢回来。

恶魔咕嘟一口将城隍印咽下去,却吐出了浑身是血的江同济,江同济瞬间被白雾倒吊了起来,吊在了无数恶鬼的上头:【嘿嘿,敢耍弄恶魔,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严重后果!】

江同济的血顺着脸一滴滴的往下流,无数恶鬼仿佛被投喂的食人鱼一样,长大了尖牙和腐烂的脸,等着接江同济的血肉。

就在这时,江同济突然感到手心一痒,已经快绝望的心,蓦然一动,以为是徒弟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,给自己传信,然而江同济背着恶魔偷偷瞟了一眼,却发现上头只有几个字:【那法师出现。】

去他大爷的那法师出现啊!这对他现在的处境有任何帮助吗!

江同济差点气得揪掉自己的胡子,心中哀叹,莫非自己这一把老骨头,就要栽在这里了。

两个没有眼色的徒弟,居然都感觉不到师父的危险,太不孝了。

正怄气着,江同济突然看到了从他刚刚逃跑过来的方向,走来了方善水和李涵。

江同济瞳孔勐地一缩,李涵是他见过的,就是刚刚他担心被人害了的那个后生,李涵身边的那个……

江同济想起了徒弟给他掌心传讯的几个字,莫非,他弄错了?

走到近前的方善水看了一圈,目光扫过被倒吊着钓鬼的江同济,转向天空那白雾恶魔脸问:“李书文的灵魂在你那里?”

手办师父则是睁大微微发光的绯红眼睛,微仰着小脑袋看着天空的白雾,仿佛看到了满天的奶油蛋糕,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。

白雾恶魔脸看了跟在方善水身后的李涵一眼,嗤嗤地恶笑着冲方善水不屑道:【又来一个,你们这些骗子,同一个招数,以为我会上当两次吗?就算你聪明点,找了个人来假扮那男人,但是灵魂的重量是不一样的,我怎么会感觉不出他们不是同一个人!垃圾,我不会再受骗的。你们既然敢来,就别想走出我的树林了,永久地留在这里吧,吼!】

恶魔一声大吼之下,林中白雾仿佛云浪翻滚,整片树林都被带着荡漾了起来,哗哗的树声中,刚刚在江同济身下等着啃噬他血肉的恶鬼们,忽然一个又一个地消失不见,白雾中再次出现了层层的黑影,瞬间淹没了所有的出路。

江同济在上头大叫:“快跑!在这里你不是他的对手!”

李涵惊吓间被涌动的白雾晃倒在地。

身在鬼域当中,方善水虽然不懂白雾恶魔的语言,但是也勉强能感知到他的意思,只是有些不解其意,这恶魔是把他认错成什么人了吗?

白雾恶魔很生气刚刚在江同济这个骗子面前卑躬屈膝,让他在手下面前丢尽了脸,现在自然对想要效仿江同济来骗他的方善水,更加不能容忍:【围住他们,我要慢慢吃掉他们的灵魂。】

李涵吓得躲在方善水身后,方善水看看靠近的众多鬼怪们,将一张符拿了出来,而他肩上的手办师父,则跃跃欲试地拧开了一个空着的零食罐头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