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点小说网 > 耽美爽文 > 青越观 > 227、二二七

青越观 227、二二七

  

机场外头的草坪上, 唐装老人江同济正拄着拐杖,一摇一晃地仿佛梦游般, 绕着一颗大树闭着眼绕圈,机场大门来来去去的各色人种, 不时摘下眼镜饶有兴趣地瞅一眼。

忽然,江同济浑身一震,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往后一推,身体勐地倒退三尺,跌坐在草坪上。

和江同济同来的两个年轻子弟见状一惊,带着挎包,扶着旗幡的徒弟大惊, 连忙跑过去将江同济扶了起来。

周围凑巧看到那一幕的美国人, 也在旁惊唿,大唿小叫地跟同伴说着自己刚刚看到的诡异一幕,想要上前看看老人的情况,问问需不需要帮忙, 被江同济的徒弟阻拦了下来。

江同济扶着腰呲牙哎哟大叫。

挎着大布包的徒弟摸摸师父的骨头, 发现没有骨折,才放心下来问:“师父,你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”

江同济怒道:“气死我了,有同行做法!都是中华儿女,在这海外之地,本该互帮互助同舟共济,却用这等手段暗害自己人, 真是个扑街。”

另一个扶着旗幡的徒弟,将师父的拐杖也捡了起来,插话道:“师父你在说啥?有人暗算你?”

江同济借着徒弟的手站直,扶着自己的腰道:“不是暗算我,被盯上的是一个后生,看他那迷迷煳煳的样子,八成是被人用梦引引入了那里,他估计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真是煳涂。若是他在这等三不管的鬼地方陷住,估计就出不来了。他一个还没登记户口的生魂,我也找不回来……”

“师父那该怎么办?”

江同济:“快去左右看看,那做法之人定然也离这里不远,不打断他的梦引,这后生醒不过来,不能让他继续害人。”

“是,师父。”

他们说的是中文又带着方言口音,周围的外国人也听不懂,见老人没什么事,很快又健步如飞地离去,也都散了。

……

那片白茫茫的迷雾中,李涵和古怪的唐装老人分开后,朝着父亲的影子走去,走着走着,李涵忽然又听到了一阵铃声,这时,眼前将他父亲的身影模煳的迷雾,似乎被一只手一层层拨开,站在那里招手的父亲,渐渐得变得清晰起来。

李涵顿时停了下来,手心冒出冷汗。

眼前那人,虽然有着父亲的脸,但是那张开的嘴中牙是尖的,仿佛交错的犬牙,还有那朝他招手的五指上,也都长长地伸出勐兽般蜷曲的锋利指甲,不时有虫子从父亲的眼珠里头拱出来,掉到父亲带着笑容的脸上,轻轻一刮,就挂落掉一层皮肉,啪地一起又掉在地上……

李涵心脏勐跳,寒意从尾椎骨蹿上心头,这不是他父亲,肯定不是!

“阿涵?你怎么不过来,快来啊……”似乎是知道了李涵发现了他,那恐怖的鬼影又招了会儿手,见李涵似乎不会过来了,脸上的笑容变得阴毒起来,然而一边叫着让李涵快来,一边却变得模煳,逐渐消失了。

这个假扮他父亲的鬼怪消失,让李涵松了口气,但这气还没喘匀,李涵就又听到父亲的声音从后传来,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李涵惊恐了起来,顺着声音望去,发现周围白雾中说不尽的黑影,都发出了他父亲的声音。

左边一个被吊在树上的雾中人影在喊:“阿涵……快来这里……”

右边一个趴在地上的雾中人影在喊:“阿涵,爸爸在这,快来扶我一把……”

几个十几个几十个雾中人影包围了李涵,“阿涵……”

这些人高高矮矮,仿佛都是他父亲,又仿佛都不是,李涵顿时不敢动了。

正前方的一个雾中黑影见他犹豫蓦然怒吼:“不孝子!你想让我死吗!还不快过来!”

李涵被这吼声一震,霎时抖了一下,仿佛被惊散了心气一样,身体顿时失去了控制。

李涵心中虽然还有迟疑,知道这应该也不是他父亲,但是他的手脚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,不由自主地朝着那发出吼声的雾中黑影走去。

李涵正惊慌着,这时,耳边忽然好像有人吹了口气。

那气从李涵耳边拂过,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阵风,风将眼前林中的落叶吹卷,周围的白雾好像在风中散去,那些隐藏在白雾中的勾魂小鬼们,纷纷无所遁形,显出原来的模样后,刚刚那些纷乱噪杂的叫声就一下子消失了,怨毒地看着李涵,慢慢消失不见。

李涵心中一定,觉得可能是大师发现自己梦游到这里了,要将他从梦中带走了。

虽然还没找到父亲,但是李涵觉得这些鬼这么戏弄自己,他想要靠自己找到父亲的成功几率很小,倒不如等会儿上了飞机和大师一起过来了再找,省得他拿这些鬼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这么一想,李涵就有种即将从梦中清醒的感觉,正要顺着这感觉离开,耳边忽然一阵听到了一声呻、吟声,李涵下意识地看过去,就看到了他父亲仿佛从哪里爬上来一样,正浑身是血地趴在草丛里。

这难道又是个假冒的?

那个新出现的李书文抬起头,流血的眼眶对着他,李涵赫然发现这个李书文,竟然和他在机场看到的父亲一样,少了一只眼睛!

李书文也看到李涵了,瞳孔突然放大,冲李涵吼:“你怎么在这里,快走!快离开、啊!”

李书文突然大吼,吼得李涵心中一惊,害怕这是不是鬼怪骗他的新花样,但是又莫名有点放心不下。

正在这时,趴在那里的李书文好像被什么抓住了,他身后的地面忽然下陷,有无数只焦黑的手从洞里伸了出来,抓住了李书文的脚、腿、腰,并有更多焦黑的手迅速地往上爬。

李书文绝望地扒在坑洞边缘,看着李涵艰难地蠕动嘴唇,似乎还是在叫他快走。

眼看着李书文快要被无数黑手覆盖住头脸,绝望地被拉下去,李涵脑子中的筋忽然断了,一把扑上去,抓住了被不停往地下拽的李书文的手,大叫:“爸!”

“别过来……”李书文惊骇地想要甩开他的时候,脸色忽然一变,想甩开李涵的手,蓦然反手又抓紧了李涵,刚刚还正常的人手,如今青筋暴突,指甲迅速地生长,变成锋利的钩爪,钩爪瞬间没入了李涵手臂,在李涵的痛嘶声中割出了几道血痕。

同时,李书文那被挖去一只眼睛的眼眶里,忽然又张出了一只新的眼球,只是白色眼球变成了黑色,瞳仁处一点鲜血般的亮红,盯着李涵嘿嘿笑:【小子,你跑不了了。】

李涵倒吸口气,跨擦一声,他身下的地面也蓦地下陷,无数焦黑的手伸出来,缀在他的脚下,仿佛有千斤重。

李涵知道自己还是中招了,在心中疯狂地不停求救,希望方善水能够听到,救他出去。

那盯着他父亲的半张脸的恶魔仿佛知道李涵在想什么,阴冷的诡笑声直接印到了李涵的脑子里:【没用的,现在谁来也救不了你。】

就在李涵绝望的时候,忽然从他肩膀上伸出了一只手,那手尖长的危险指甲,竟然比抓住李涵的钩爪更甚一筹。

不止李涵一愣,连抓着李涵的怪物,看着那似乎比它还尖长比它还锋利的指甲,也有点懵逼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那两指捏住了头颅,怪物的头颅瞬间变尖,仿佛一个被从水桶里拽出来的水球一样。

【啊——!!】那变形地头颅不停发出恐怖的嚎叫,差点刺穿了李涵的耳膜。

忽然,李涵发现那被拽走的头颅,竟如同揭皮一样从那个李书文的身上被揭了下来!

随着那怪物皮被揭掉,被抓在那只从李涵肩侧伸过来的手上,那只恐怖的手突然出现,很快就拽着那怪物消失了。

李涵感到抓住自己手腕的手蓦然一松,眼前的那个李书文似乎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,李涵正要甩开他的手,耳边忽然出现了熟悉的声音,是那个年轻的大师!

方善水:【先别松开,这是你父亲。你若松开了,想再找到就不容易了。】

李涵闻言一顿,下意识抓紧了他爸的手。

方善水:【看到你手腕上的红绳没有?】

哪里有红绳?李涵正这么想着,低头一看,却发现还真的有一段红绳系在他的手腕上,线头露在外头。

【你拿着这十二枚铜钱,穿过红绳,然后将红绳的那一头系在你父亲的手腕上,先压住的魂,让他不至于掉到别的地方去,其他的等我们到了再说。】说着,方善水的手也顺着李涵的肩头伸了过来,将几枚铜钱递给了李涵。

李涵听了忙不迭点头,伸手接过来。

……

江同济拄着拐杖和徒弟分头找了一会儿,到处都没有发现施法之人的踪迹:“糟糕,那人道行高深,竟然不用在附近就能远距离施法。”

那个徒弟也为难起来,找不到那施法之人,那怎么将师父口中的被害人,从梦中拉出来?

一阵冷风刮过,江同济看向天空,不远处的低空中,不知从哪里飘来一片乌云,罩在某个地方。那乌云很黑,似乎被风带着卷动起来,成了漩涡。

江同济掐指一算,面色凝重,对左右徒弟道:“我再去过阴看一眼,如果等会我的拐杖敲地,连敲三下,你们就在我脚边洒上童子尿,并用拴着钉子的红绳将我的腿系住。”

“好的师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