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点小说网 > 耽美爽文 > 青越观 > 225、二二五

青越观 225、二二五

  

李涵看到方善水发来的信息, 心情顿时有些復杂,是了, 怎么就忘记了这种事。

可李涵转念一想,就算他想起这事, 这难缠的小鬼他也解决不了。

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要用什么贿赂国外的鬼!

中国的鬼倒是好说,纸钱元宝蜡烛燃香,老祖宗们早就已经摸清了和阴间打交道的方式,但是没听说过国外的鬼也稀罕这些。

李涵想到自己的父亲还在国外受苦,不知道要怎么被国外那些难缠的小鬼欺负,心中就一阵苦闷,给方善水打字:“大师, 外国的鬼和我们中国的鬼不一样, 他们扫墓也就是带点鲜花什么的,我根本不知道他们那里的鬼差要些什么。”

李涵这倒是提醒了方善水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方善水一般也不喜欢和鬼怪们硬来,倒也不是怕了他们, 主要是他们经常和阴间打交道, 鬼情处理不好,像有些正道那样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打压命令,那以后再想要找小鬼给你办什么事,就不太容易了。

就算能出手抓鬼过来,但是在很多情况不明了的时候,你抓到的也不一定是你想找的。

所以还是友善点,它们记得你的好, 有什么事它们比较了解的,就会主动来找你讨好处。

方善水除了去过缅甸,其他国外的情况还真不了解,而缅甸和中国同受佛教影响,文化中有很多相通之处,倒是不能作为对美国等海外国家的参考。

见方善水有些迟疑,手办师父歪头看了方善水一眼,然后伸手一指,将关着雷克斯几人的玻璃瓶子,摄到面前。

方善水一看,顿时恍悟,是了,这不是有现成的外国人吗,他不清楚国外阴间的情况,但是这些巫师肯定清楚。

方善水对手办师父一笑,感谢师父的提醒。

方善水凑近瓶子,瓶子里头差不多只有豌豆大小的雷克斯几人,正凑在一起全神贯注地不知道在干什么,连方善水靠近也没有察觉到。

玻璃瓶里头的雷克斯几人,被关了几天。

本来这玻璃瓶子还是透明的,但是自从方善水问雷克斯炼狱通道的事,和他们多说了几句话,再被关起来的时候,他们就发现方善水肩上那小怪物,看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对,而后,瓶子不透明了,一片漆黑!

不但屏蔽了他们对外头的视觉感知,还屏蔽了他们对外头的听觉感知。

这简直是酷刑!

得亏他们是巫师,灵魂也是有力量的,不然非得被关疯不可。

几人闲着没事干,干脆用瓶子里浓郁的黑暗能量凝聚了一副扑克牌,这几天他们就是靠着打牌混过来的。

方善水敲敲瓶子,想引起雷克斯他们的注意,手办师父这才恍然想起,自己把这些人的感知给屏蔽了。

正在打扑克的雷克斯几人一惊,发现周围忽然变亮,还有敲瓶子的声音,他们纷纷握着扑克牌看了过去,发现方善水正在看着他们,忙

不过也是被关傻了,这会儿手办师父关掉了屏蔽,他们也没有立刻察觉,

能逼疯正常人的酷刑,得亏他们是巫师,变成那小怪物心情好了,就让他们的瓶子变成透明的,还能看到外面的风景,但是将手中的扑克拍散掉,飞快地站起来扑到玻璃瓶上,露出一脸颓废可怜的摸样,似乎在盼望着方善水的同情心能再旺盛一点,能够早日放他们出来。

雷克斯这次没有出声,而是推了推金发碧眼的美丽女巫艾丽斯,让她说话。

大概他们是觉得在面对男人的时候,美丽的女性有更多的优势。

艾丽斯也很是心领神会,立刻将自己女汉子般的身姿变得妩媚了些,给方善水抛了个媚眼:【阁下,你有什么吩咐?】

被关了几天看起来有些虚弱的艾丽斯,不见憔悴,反而更加显得我见犹怜,这要是换个普通男人,估计立刻就要被她俘获。

方善水:“……”

刚刚捏了个长柄勺子,拿出冰沙罐头准备啃的手办师父,见状面无表情咬碎了那坚硬的勺子,嘎吱嘎吱地仿佛在啃玻璃渣般吞了下去。

两个寄身也不禁放下了自己的零食,虎视眈眈地望向了方善水手中的玻璃瓶。

雷克斯等人都察觉到有点不对,好像空气中充斥着敌意的感觉。

方善水咳了两声,伸手拍了下手办师父才对玻璃瓶里的人问道:“你们国家的阴间是什么样子的?”

“yin…jian?”艾丽斯似乎不懂这个词汇,看向雷克斯,雷克斯忙给她解释,“就是亡灵的世界。”

方善水看向雷克斯,道:“雷克斯,还是你来说吧。”

发现艾丽斯没多大用处,被点名的雷克斯只好站了出来:“阁下,我们那里的阴间主要是分为天堂和地狱,天堂容留善良的灵魂,地狱收割堕落的灵魂。进了地狱的灵魂,都是恶魔的玩物。而那些普通不好不坏的灵魂则是待在中间,游荡在人间或者天堂的底层和地狱的顶层,等待着投胎转世。”

“这些地方的管理比较混乱,而且像美国这种国家,因为多民族混居信仰混杂,所以在一些地方,也有黑人和黄种人的信仰之庭,这些地方被恶魔觊觎,经常受到他们的攻击,不过一般情况下还是比较安全的,没有信仰之庭保护的地方,就比较危险了。民间鬼怪本来就多,彼此也不太平,还有各种游魂野鬼和偶尔从地狱跑出来的恶魔,而且我们这些巫师也时不时会去抓一些灵魂,来制造灵魂水晶……哦,我们一般需要的是怨灵,所以抓的都是恶鬼,也是为民除害的。”

雷克斯发现自己太实诚了,怕方善水看不惯他们的行为,赶忙又补充了一句。

方善水没想到,国外的阴间居然这么乱,天堂和地狱居然仿佛势均力敌似的,不过中国的阴间竟然在海外也有跨洋办事处。

方善水思绪忍不住为了这个飘忽了一下。

方善水看向雷克斯,有些不解地道:“我有个朋友带他死了两年的父亲回国,他父亲的魂魄似乎被海关扣下了。我本以为是你们那里的鬼差,不过听你刚刚的意思,你们那里在人间并没有鬼差吗?”

雷克斯摇头:“没有鬼差,天使倒可以算是鬼差吧,不过他们只会去接特定的人。对了,我知道有些厉害的鬼怪会各自划分地盘,阁下你说的海关,大概也是被某个厉害的鬼怪占据了,要收过路费。”

方善水又和雷克斯了解了一下外国的情况,然后点头道了谢,就准备将玻璃瓶拿给手办师父,让它重新将玻璃瓶收起来。

雷克斯见状,有些焦急,飞快地问道:“阁下,你会放了我们吗?”不会就这么一直关着他们,或者关腻了就弄死他们吧?

方善水点点头:“等我学会自己开通你们的那个炼狱通道,我就放了你们。”

雷克斯闻言松了口气,他身后的几人也都放松了紧绷的脸,手抚着胸口对着方善水行了一礼:“感谢你的大度。”

方善水将玻璃瓶给了手办师父,手办师父扫了瓶子中的几人一眼,刚刚才松了口气的几人,顿时又是一凛,不祥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,下一刻,眼前就黑了,他们又被屏蔽了感知。

不过对于这个,雷克斯几人已经有些习惯了。

再次被关起来的雷克斯等人耸耸肩,准备继续打扑克,然后突然发现,扑克牌居然凝聚不出来了,而且罐头瓶中似乎突然变得有些冷,这很古怪,作为灵魂,他们哪有什么冷热之感,除非是从身体上传过来的。

雷欧:【是它,那个小怪物,它又在针对我们!】

马歇尔郁闷了:【这次又是为什么?为什么它总看我们不顺眼?】

艾丽斯:【从你们出骚主意让我去色诱开始,我就感觉到刺骨的凉意……而且那位大人也对我没有丝毫感觉,甚至一点正常男人的眼神都没有,平静的好像看着一个植物一样。】

雷克斯:【艾丽斯,你想说什么?】

艾丽斯有理有据地怀疑:【那位大人要不是特别的清心寡欲,就是个基佬,我们大概弄巧成拙了。】

雷克斯等人沉默了一下,突然想起了那个他们多和方善水说两句话,就把他们关小黑屋的小怪物,神情顿时就有些不太对了。

越这么想着,就越感觉瓶子里越来越冷,几人的灵魂都哆嗦了起来。

马歇尔抱着手臂瑟瑟发抖,郁闷地抱怨道:【**,我讨厌基佬。】

……

手办师父将瓶子拿到手中后,捧在面前往里头吹了两口气。

方善水:“师父,你在做什么?”

手办师父立刻抬头无辜地看向方善水,然后小手一撂,将玻璃瓶子扔到一边去,一脸我没干什么的无辜样子。

方善水没想到,就在他看着手办师父的时候,两个寄身声竟东击西地接住了手办师父随手扔出去的瓶子,俩寄身抬着几乎比它们大了好几倍的瓶子,似乎想要将瓶子悄悄弄到一边去,在方善水看不见的时候再折腾。

方善水赶紧叫住它俩,哭笑不得地看着手办师父道:“师父,好歹人刚刚还帮了我,算了吧。”

手办师父托腮,一脸我仿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。

方善水戳了戳手办师父的肚子,道:“我可是个有对象的人了,别人对我暗送秋波也没用的,对象对我暗送秋波才有用。”

手办师父闻言一顿,耳尖迅速地红了起来,不过面上却还是维持着淡定点了点头,一副就是这个道理的样子,执起方善水戳它肚子的手指,在方善水指尖亲了一下。

方善水好笑,看来这是被哄好了,方善水让师父自己吃东西,继续去和李涵联系。

刚刚了解了国外的情况,方善水心中也稍微有了底。

方才那一会儿方善水没有回信,李涵似乎有些着急了起来,连着发了三五条问他还在不在。

方善水:“刚刚有些事。你最近有时间吗?关于你父亲的事,我可以和你出国一趟,想办法找到你父亲将他带回来。”

李涵顿时大喜,连声道谢:“谢谢大师,太谢谢你了,我最近都有时间。大师你给我个地址,我先去找你,然后定机票和你一起去美国?”

方善水: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