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点小说网 > 耽美爽文 > 青越观 > 224、二二四

青越观 224、二二四

  

这个求助的人, 是一个归国华侨,名叫李涵, 因为惦记着父亲生前的交待,带着父亲的骨灰盒回祖籍, 找个风水宝地埋下,落叶归根。

只是,却出了问题。

这种活对方善水来说,不能光说是合适,应该说是他们方氏拿手的老本行了,只是,方善水出道以来, 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老本行生意。

想到这里, 方善水突然心中一动,他最近找到的古籍都是来自国外,和他联系法器的也都是国外之人,现在又来了一个归国华侨的事……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, 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, 这是否是说他有机缘在国外?

若真是这样的话,倒是可以顺势出国一趟。

方善水找到李涵的旺旺,给他发了个信息:“我刚刚看了你的求助,能再具体说说你的情况吗?”

李涵回復的很快,发了个ok的表情图,然后就开始打字。

李涵打中字似乎有些生涩,旺旺上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的标志, 只是方善水等了三分钟,才等到李涵的一大段话。

李涵:“大师,这个事要从7年前说起,那时我父亲得了癌症,他治疗信心不大,总是想到死后的事,时不时就和我说,他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能回到祖国的土地上。又说生前不行,死后能埋在那里也好,落叶归根。只是我那时候事业正处在上升期,孩子刚出生老婆不愿意,在中国那边我家也没有什么老亲了,人生地不熟的,我父亲也知道这些情况,让我不要多想,他只是说说而已。我心中愧疚,只能对父亲说让他放宽心先治疗,别想那么多,如果真有万一,就算一时半会回不了国,总也会陪他回来的。”

“后来我父亲撑了三个月去世了,一隔七年,最近我终于下定决心归国,就想起了给父亲迁坟归国的事。我带着家里人和父亲的骨灰回来,没想到在坐飞机的时候,我就做了个梦,梦见我在上飞机的时候,我父亲被拦住了。我父亲似乎是跟着我上飞机,但好像因为没买机票,被两个机场穿着警服的人扣在那里,他不停在叫我,梦中的我却似乎听不见他的声音一样,头也没回地径直走进了候机室……”

方善水挑眉,不久前,他也遇到过一次迁坟出问题的,那个属于乱迁,所以抓了孤魂野鬼进自己家门,这个……似乎是属于国际问题了。

方善水没有说自己的想法,只是让李涵继续说,将他遇到的所有古怪的事都说一遍。

……

李涵在飞机上惊醒,下意识地抱紧了手中的骨灰盒。

李涵记得自己之前明明一直在注意着骨灰盒,怎么突然就莫名其妙地睡着了?还做了那样一个怪梦,李涵觉得这是父亲给自己托梦提醒了。

李涵下意识地要起身,想要回头去自己梦到的机场入口找一找,但是看到窗外的白云,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了,不可能这时候下飞机。

李涵压抑下急躁的心理,一直等到一个半小时后,一下飞机,就立刻买了回程的票。

李涵手中的程序齐全,要带着骨灰上飞机也没有遇到过多阻拦,但是有发现他是刚从飞机上下来的,如今又买票要立刻飞回去,手中还带着骨灰,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。

李涵折腾了一天一夜,怎么飞来的又怎么飞了回去,回到美国的机场,李涵抱着骨灰盒有些迷茫地转着,最后在梦中父亲被拦下的地方,走来走去地小声叫父亲的名字,当然,他诡异的行为并没有让他看到他已经死去的老父亲,反而是被面带疑惑的机场工作人员找上前来,问他是否需要什么帮助。

李涵只好放弃了这种不恰当的古怪行径,找到一个休息的地方坐了一会儿,李涵突发奇想地闭上了眼,抱着骨灰盒就要睡觉,希望能再从梦里得到一点提示。

说来也怪,李涵歪头一会儿,还真的睡着了,也真的又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,还是这个机场,李涵甚至忘记了自己在做梦,只是看到自己抱着父亲的骨灰盒在找父亲,找了一会儿,李涵发现售票口那里,有一队排队的人,那队人看起来有些说不上来的古怪,李涵多看了那队伍两眼,竟发现自己父亲也在那队人里站着。

李涵下意识地冲着那排队的人大叫:“爸?”

李涵这一声唿唤,竟引来那售票处前的一整队人的注意,那一队人同时回过头来看他,一张张或苍白或黯淡的脸,仿佛褪色的时空里,人像从旧照片中走了出来,各种肤色的人都有,仿佛硬撑着睁开的吊梢眼,看人的眼神空洞而阴森,有的人脸上还有溃烂的伤口和血……

李涵看到这种情况,心中悚然一惊,蓦然从梦中被吓醒过来。

刚醒的时候,李涵还有点分辨不清梦境和现实,直到记忆渐渐回笼,想起来自己甘冈确实是在椅子上睡着了,才摸了把额头的冷汗。

回忆刚刚做的梦,李涵觉得这应该就是父亲给他的提示。

李涵猜测着,提示是父亲站在售票处排队……这意思是要让他给他也买一张票吗?

行不行,试试就知道了。

李涵拿自己的身份证买了两张票,很快又上了飞机,还将父亲的骨灰盒,放在了空位上。

然而没过多久,李涵又睡着了,梦中李涵仍旧是自顾自地过安检走进候机室,他的父亲跟在他身后,这次李父手中也拿着一张票,不过却仍然被拦下了,李涵看到自己已经走远,父亲焦急地在和机场人员争辩,但是机场人员似乎以飞机票上的名字不是他本人,怎么也不允许他登机。

李涵又醒了,回忆这次梦中的情形,他是真无语了。

他父亲如今已经死了都七年了,这让他怎么用父亲自己的身份证买机票?去世销户口的时候,身份证就失效不能用了。

李涵陷入两难之地,无奈之下,下了飞机后又买票返回美国一次,飞一次大概要13个小时,他这来回来在飞机上都折腾了两天两夜了,坐飞机坐的真是要吐。

李涵郁闷地再一次回到了美国n洲的机场,心累地在机场的长椅上半天起不来身,这次他是心累的睡着了,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做梦。

李涵以为这是没有新提示的意思,想了想,就用自己的身份证再次买了两张机票。

划钱的时候,李涵都是肉疼的,机票也不便宜,希望这次顺利将父亲带回国,别再生波折了。

李涵将买到的两张有自己名字的票拿好,在其中一张票上的名字之后,用笔自己加了个之父的后缀。

上飞机的时候,李涵的心都是悬着的,他这来回来的已经折腾得人都快散架了,再不行,他真的是没办法了。

没想到,这一趟,李涵在飞机上竟然没有再莫名地睡过去,一直精神地飞到豫城飞机降落,带着父亲的骨灰盒下安安静静地下了飞机,李涵都觉得仿佛在做梦一样。

李涵在飞机下头自言自语地对着身边的空气道:“爸,这次你回来了吧?”

身边有机友经过李涵,都被李涵这古里古怪的样子骇住,绕道远行。

没有再做梦,应该就意味着没有再次托梦的必要了?李涵松了口气,终于带着父亲的骨灰回了老家。

直到李涵将父亲的骨灰择地埋下,他都没有再做过那种古怪的梦了,李涵本以为这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谁知道在埋下骨灰的第三天,他又梦到父亲了,梦中父亲拿着写有他名字的机票要上飞机,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,但是机场那穿着警服的两人还是将他扣下了。

穿警服的两人露出古怪的笑,将李父手中的机票撕成粉碎,李父大怒,上前要质问那两人为何要撕他的机票,扣下他的警察嗤笑,也不理会李父,直接伸手一推,李父的魂魄直接就被移出了机场,落到了机场的玻璃门外。

机场外头是一片白茫茫的迷雾,浓雾里仿佛有一个个高高低低的人影,仿佛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雾里,仿佛一群没有归处的孤魂野鬼。

李涵看到父亲的手扒在了机场外的玻璃上,大叫着想要进来,但是他的身后有很多只手从浓雾中伸出来,拽住了他的腿,将他往后的雾里拖,不过一会儿,李涵就看不到父亲的身影了。

只是李涵似乎还能听到父亲的惨叫声,那些孤魂野鬼在打他!

李涵的心揪了起来,忍不住泪流满面,想要抓住那两个将他父亲扔出去的警察,但是他却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在哪里,他想要扑到玻璃门上,却根本连动都动不了。

突然,砰地一声,李涵看到自己父亲满面是血的脸,被一只狰狞的手抓着,压在了玻璃上,正对着他。

李涵被吓醒了。

……

“大师,为什么我爸拿了机票,那些鬼还是不让他登机?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这些天来折腾了好久,都找不到能解决我事情的人。大师,你有办法能救救我爸吗?哎,早知道会是现在这种情况,我倒不如一开始就不带着我爸回国,这样他可能还好好待在墓地里,不至于受到那些游魂野鬼的欺负。”李涵字里行间充满怨愤,以及懊悔。

方善水听完了李涵的话,沉吟了片刻道:“俗话说,阎王好过,小鬼难缠,这国外的鬼,估计和国内没有太大区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