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点小说网 > 耽美爽文 > 谨言 > 第二百零五章

谨言 第二百零五章

  

北六省情报局的动作很快,不到三天时间,间谍们的口供就送到了李谨言的面前。当然,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“成绩”,除了情报局自身的努力,还要感谢乔乐山和丁肇的鼎力相助。

“言少,其中有一个英国人,一个法国人,四个俄国人,还有五个日本人。”情报局二处处长一身长衫,斯文儒雅,像是个教书先生,“其余的都是华夏人。”

“这么多?”

李谨言翻开口供的第一页,这些间谍的身份来历全都记录在上面。

最让李谨言吃惊的是五个日本人,他们中的四个是在甲午年之前潜入华夏,二三十年下来,一举一动都像是个彻头彻尾的华夏人。

华夏近代第一次的人口清查是在19o9年,本该是历史上的宣统元年,结果蝴蝶翅膀一扇,宣统没有了,民国成立了,南北对峙又起,想要揪出这些日本间谍更加不可能。

北六省内潜伏的日本间谍已经被铲除得一干二净,这五个间谍以商人的身份做掩护进-入-关北,本意也不是窃取武器情报,而是想在北六省潜伏下来以图后事,策划这次行动的,是接替土肥原成为坂西最得意弟子的本庄繁。

五人这次被抓,纯属“同行”带累,实属“倒霉”。

可见,日本矬子就算穷得当裤子了,侵占华夏的野心也从没消失过。

这样的日本人,让李谨言不寒而栗。

“继续查,尤其是那几个日本人!”李谨言咬着牙,“一定要想办法弄清,还有多少同他们一样的日本人藏在华夏!“

“是!”

如何让这些日本间谍发挥最大的作用,问出更有用的情报,有一个人或许能给出不错的建议,川口怜一。

可惜的是,他现在在朝鲜。

自从去了朝鲜,川口和他的手下一直表现得很不错,行刺,暗杀,窃取情报,财-色-诱-惑,凡是能用的手段,这些人都是驾轻就熟,信手拈来。他们本就是日本人,自然清楚什么才最能“打动”日本人。驻扎在平壤的第十九师团,下层的士兵和军曹很多都被收买,通过这些人,川口等人得到不少有用的情报。

朝鲜的第十九师团和第二十师团都是由驻屯军改编训练而成,士兵的“素质”自然比不上日本本土的老牌师团,当然,大坂师团除外,这更加方便川口等人的行动。

李东道领导的朝鲜救**计划在七月发动一场对平壤的进攻,就算不能占领平壤全境,也要在北方彻底打响名号,与寺内正毅发起的清-缴行动针锋相对,“鼓舞”一下朝鲜人民反抗殖民者的勇气!

在计划制定之后,李东道派人给驻扎在新义州的第三师送去消息,希望能得到华夏军队的支援,兵力支援还在其次,重要的是武器。

日本政府举债度日,驻守本土的师团一天都只有一个饭团搭配萝卜条,用的还是老掉牙的村田,这些朝鲜的日军还想得到更好的待遇?寺内正毅再有面子也是休想。若是能有比日本更好的武器,李东道和救**上下都有信心取得一场胜利。

第三师的答復是,可以。

步枪,还有之前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掷弹筒,都以极其“低廉”的价格卖给了朝鲜救**。至于为何谈到价格,以为支援不要钱吗?想得美!

一边“支援”朝鲜的独立运动,一边大批量往东南亚走--私-军火武器,李谨言时常感觉到,自己已经从一个老实本分的商人,进化成了一个情报头子兼军-火-贩子。

想想看,大地主,大资本家,情报头子,军-火-贩子,如此多的身份集合在一起,整个一彻头彻尾的“反--动”分子!他是不是该躲到哪个犄角旮旯去画圈圈哭一场?顺便反省一下自己?

“言少爷?”

情报局二处处长见李谨言看着口供,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“苦大仇深”,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,大着胆子,抻着脖子瞅了一眼,这页纸上的东西都很“普通”啊,不过就是几个外国间谍的名字和身份而已,言少爷是想到什么了?

二处处长见李谨言的次数并不多,自然不会知道李三少在想什么,不过听到他的声音,李谨言总算把心神收了回来,重新专注到手中的三十多页纸上。

大部分口供内容都是关于武器的,其中在阅兵式上露面的装甲车成为了“重灾区”,英国,德国,法国,俄国,日本,一个都没落下,甚至连美国都掺了一脚。英国人还从秘密渠道得知,华夏拥有的“装甲车”不只一种,在阅兵式上露面的不过是冰山一角。约翰牛的手段极其高明,只差一点,他们的情报人员就能摸到丑八怪的履带了。看到这里,李谨言不禁冒出了冷汗。

自大自满,小觑“天下英雄”是会要人命的,比起这些正宗搞情报的人来说,他的那点手段和见识,几乎就是初学者级别的。

李谨言翻到口供最后一页,看到上面记录的内容,蹙起了眉头。

“军政府里也有人牵涉进去了?”

“正在调查。”二处处长说道:“结果没出来之前,还不能确定他们说的是真是假,是不是在胡乱攀咬。”

“尽量在短时间内查清。”

两个副省长秘书,一个军官学校文职人员,还有下边的几个基层官员,不管他们是被冤枉,还是真在给外国人传递情报,这件事都给李谨言提了个醒,再多的手段,也未必能抑制某些人的贪-念,或许还助长了他们心中的欲-望。

金钱,美-色,只要伸手,就会泥足深陷,想拔都拔不出来。

他该庆幸这次涉及的都不是“重要”人员吗?

情报局二处处长离开后,李谨言就去见了楼少帅,书房里,他可以清楚感受到从楼少帅周身弥散开的寒气和杀意。

“该杀。”楼少帅的语气很平静,甚至没有多少起伏。

“那……”谁动手?

“我来办。”没等李谨言话说完,楼少帅就打断了他。

“其实我早就想说了,”李谨言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,身体略微前倾,“少帅,你手底下有没有信得过的,又熟悉情报工作的人?”

“恩?”

“我毕竟是半路出家。”李谨言又朝前靠近了些,“豹子的经验摆在那里,哑叔是江湖人,少帅,我希望有人能帮帮我。”

楼少帅看向李谨言,片刻之后,摇了摇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经验可以积累,而且,”楼少帅站起身,单手撑在桌面,俯身,“比起他人,我更信你。”

李谨言咔吧咔吧眼睛,是信他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情报头子?他该因此感到高兴吗?

总觉得,在通往反--动的道路上,他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……

北六省情报局大肆抓捕各国间谍的行动,成为了李谨言手中的一个钓饵,可惜,那些狡猾的大鱼就像是能看到鱼饵里包裹的鱼钩,一直不上套。

李谨言也不急,而是下令情报局或真或假的6续放出一些消息,总有一天,那些大鱼会忍不住咬钩的。

一旦他们咬上来,就算不能生吞活剥,也要狠狠从他们身上撕下一块肉来!

他们不是想要华夏的装甲车和新式武器技术吗?没问题,只要“价钱”合理,完全可以交换!德国的潜艇,法国的七五小姐,英国的工业技术……大家都可以商量嘛。

在等待的期间内,李谨言也没闲着,他得到消息,宋家掌控的江南造船厂正计划制造万吨货轮。

对清末民初的造船技术和造船厂只知道些皮毛的李三少,被廖祁庭从南方发回的电报吓了一跳,这个时代的华夏能制造万吨货轮?

详细询问过廖祁庭江南造船厂的情况之后,李谨言才恍然。

江南造船厂起源于江南制造局,清洋务运动时创建,是清朝洋务派创建的规模最大,投资最多的近现代军工企业。创建者和历代督办均赫赫有名,曾文正,左文襄,张南皮,李合肥,晚清四大名臣,都曾掌管该局。

宋舟掌控南六省后,江南制造局就落进了他的手里,后南北对峙,国内局势不稳,机器局的发展一直停滞不前,但凭借几十年的积累,兵工厂和造船厂分离后,仍能制造机床和铁甲炮舰。

只是近些年来,因生产机器落后,以及经费等多方面原因,兵工厂渐渐失去了往日的辉煌,而造船厂也从制造军舰和炮艇转向制造民用商船,五年前就曾造出排水量四千多吨的货轮,如今随着南六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,制造万吨巨轮,也被提上了日程。

“难怪了。”李谨言放下廖祁庭发来的电报,想起首批归国的美国留学生,被南六省“划拉”走的,多是学习船舶制造和机器制造专业的,宋家恐怕早就盯着这批人了。

“还真是……”

李谨言摇摇头,这批人被要走了不要紧,下一批无论说什么也要划拉到大连造船厂来。

不过,廖祁庭发来的消息也让李三少产生了另一个念头,既然能制造万吨巨轮,那是不是可以尝试制造军舰?伊丽莎白女王级和沙恩霍斯特级一类的暂时不去想,想了也没用,轻型巡洋舰应该没太大问题吧?前提是,有作为参考的图纸和技术过硬的技术人员。

如果英国人找上门,该和对方要些什么,李谨言心里有谱了。

不过在那之前,还是要和宋家谈妥条件,虽然宋舟和宋武在国家利益面前,应该不会损人不利己的背后捅刀子,但该事先提防的,还是不能放松。

就算单纯的做生意,也没有轻易信人的道理,不是吗?

在和楼少帅商量之后,李谨言的电报很快就发了出去。宋武接到电报后并不感到惊讶,事实上,若是没有他的授意,廖祁庭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能得到江南造船厂内部的消息。北六省的军队,不只“刺激”了各国公使,也让华夏各地的军阀起了不同的心思,单论6军,想要和北六省并驾齐驱并不是那么容易,但是南六省有自己的优势,海军!

虽然北六省网罗了不少老北洋,但南六省内,却有江南造船厂和马尾造船厂。同样的,北洋水师在甲午年的悲壮青史留名,南洋水师在中法战争中的勇毅顽强同样不该被历史遗忘。如今,曾是亚洲第一,世界第四的大清水师已经覆灭,但水师官兵的英魂,华夏民族不屈的精神,浩然长存!

回到南六省后,宋武时常会忆起楼盛丰在天--安--门城楼上的那番讲话,还我泱泱大国,盛世荣光!

彼时,宋舟也曾在城楼之上,庄重发下誓言,重建华夏海军,将是宋氏父子为实践此誓,迈出的第一步。

虽路途险阻,为国为民者,仍一往无前!

宋武拿着李谨言发来的电报,敲响了宋舟书房的门。

“父亲,北六省来电。”

六月下旬,李谨言期待已久的大鱼,终于咬钩了。

最先找上门的是法国人,在凡尔登,德国皇太子亲征,不只带来了更多改装后的装甲车,还开始大量使用毒气弹,不再是英法联军“熟悉”的氯气,而是新研发出来的光气。

协约**队使用的防毒面具还很简陋,在德军改进了毒气施放方式之后,大量的法军士兵痛苦的倒在了地上。德军趁机大步推进,进攻部队距离凡尔登已经不足三公里。

法国统帅部慌了,一旦凡尔登被德国人占领,那么,过去几个月内,几十万法军的死伤都将变得毫无疑义。

法国人需要德军使用的装甲车技术,需要能够挡住毒气的防毒面具!在瑞士的马尔科夫为他们指明了方向,同时,还貌似不经意的向法国人透出口风,英国人早就在研制装甲车技术,难道他们没有在法国面临困境时,提供应有的帮助吗?

当然,对于一个只认钱的间谍的话,法国人是不会全盘相信的,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,早晚有一天会生根发芽。

英法在对德作战时是盟友,但在大部分时候,两国同样是对手。

大不列颠的崛起,就是踩在西班牙和法兰西的肩膀上。如果说英国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,对盟友隐瞒了装甲车的技术,也并非不可能。

之前英国人得到磺胺的制造技术,却隐瞒盟友的事已经得到了证实,虽然“误会”最终解开了,但高卢鸡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“大量的防毒面具,装甲车的改装技术,都不成问题。”李谨言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对面的法国领事,“甚至,我还可以为贵国提供一种更先进的武器技术,就看贵方能用什么来做交换了。”

李谨言一边说,一边观察法国领事的表情,不失时机的声明,付款的话,他只收黄金和英镑,其他外币,包括法郎都一概不要。若是法国人手头的钱不够,可以用技术来交换。

原本,李谨言盯准了法国七五小姐,速射炮的制造技术,后来想想,法国人脑子抽了才会把“保命”的东西告诉他。既然速射炮技术要不来,那就换一样,战舰,老旧的可以淘汰的战舰,或是战舰图纸都可以。

“阁下大可放心,我要的只是轻巡洋舰技术。”李谨言放轻了声音,“不需要最先进的型号,阁下可以好好考虑。”

法国领事并未当场答应李谨言提出的条件,但他早晚会答应的。只要德国人在欧洲战场的攻势再勐烈一些,只要英国人还没把他们的水柜送上战场,李谨言有八成以上的把握,能从法国人手里得到他想要的东西。

等到法国人再登门时,交换的条件,可就不只是现在这样了。

不只是法国,还有德国,英国,俄国,李三少掰着手指头算算,俄国十月革命前,还有一场二月革命,而在二月革命中,俄国的海军,可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,要是他没记错的话,沙俄的某支舰队很快就要发动兵变了吧?远东的北极熊,很快就会将它最虚弱的一面展露在世界面前,到那个时候,就是华夏挥刀剁熊爪的时候了。

唯一让李谨言感到遗憾的是,至今为止,还没有华夏情报人员和未来的白军头子高尔察克搭上关系,不过也没关系,哪能事事如意?神仙恐怕也做不到吧。

正想着,管家来报,德国领事来访。

李三少嘴角一勾,衣袖一掸,见客去!

潜艇啊,等你很久了……